《品格的力量》9 家庭造就了人

23
  • 吸取萬物之精華,增強自身之體質,人類智力必將更為發達。」──華茲華斯註1
  • 推動世界這部水車運轉的水浪,發源於人跡罕至的地方。」──荷爾普斯註2
  • 在和貢龐夫人交談的過程之中,拿破崙.波拿巴道:『傳統的教育體制似乎一無是處,為了讓人們受到良好的教育,我們缺少的是什麼呢?』『母親。』貢龐夫人回答說。這個回答深深地吸引了皇帝。『不錯!』他說,『在這一個詞裡包含著一種教育體制。那麼,請妳費心,務必要培養出知道怎樣去教育自己孩子的母親。』」──艾梅.馬丁註3
  • 主啊!您是多麼仔細地讓我們處於悉心的照料之中啊!首先是父母對我們的薰陶,接著是學校老師傳授我們知識。是他們教給我們理性的規則。」 ──喬治.赫伯特註4

「行為舉止造就了人。」還有一句格言:「心靈造就了人。」然而,比這兩句格言更千真萬確的是:「家庭造就了人。」因為家庭薰陶不僅塑造人的行為舉止和心靈,還塑造人的品格。


家庭是塑造人的品格第一所而且是最重要的一所學校。正是在家庭中,每一個人受到他最好的或者最壞的道德薰陶,因為正是在家庭中他接受了貫穿其一生、直到生命結束才會放棄的行為準則。

家庭是善良或者邪惡的品格開始初具雛形

有一句廣為人知的格言;「行為舉止造就了人。」還有一句格言:「心靈造就了人。」然而,比這兩句格言更千真萬確的是這一句話:「家庭造就了人。」因為家庭薰陶不僅塑造人的行為舉止和心靈,還塑造人的品格。主要是在家庭中,一個人的心靈開始敞開,習慣開始形成,理性開始覺醒,善良或者邪惡的品格開始初具雛形。

家庭,不管它是純潔的還是骯髒的,都是產生管理社會的原則和規則的泉源。法律本身不過是家庭的反映。在家庭生活中,在孩子的心田播下的哪怕是最細小的思想火花,到後來也向世界進發,從而成為公眾的意見。因為民族的振興是從托兒所開始的,因此,那些管教孩子的人所產生的影響,比那些管理政府的人產生的影響還要深遠。

家庭生活應該為社會生活作準備,而且心靈和品格應該先在家庭中形成,這是自然的秩序。那些後來構成社會的個人首先在家庭中學會交往,並彼此適應。他們從家庭走向生活,從兒童成為公民。

因此,家庭可以被當作是對文明最有影響的學校。因為文明本身歸根結柢要轉化成個人訓練的問題;而社會的每個成員,在青少年時期受到的良好或不良的教育,決定了社會整體文明程度的高低。

教育孩子,從他的第一次呼吸開始。

早年道德環境的薰陶,對任何人哪怕是對最有才智的人,都會產生強而有力的影響。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時都是無依無靠的,他必須依賴周圍的人,並從中獲得營養和教育。從他的第一次呼吸開始,他的教育就開始了。

當一位母親帶著她四歲的孩子去問牧師,她應該什麼時候開始教育孩子時,這位牧師回答說:「夫人,如果您還沒有開始教育孩子,那麼,您已經耽擱四年的時間了。從嬰兒臉上第一次露出微笑開始,您就應該抓住機會開始教育。」

其實,在這個事例中,教育也早已開始。因為小孩已經透過簡單的模仿進行學習,這種學習毋需努力,幾乎是透過皮膚的毛細孔進行的。有一句阿拉伯諺語說:「一棵無花果樹看著另一棵無花果樹,就變得碩果累累。」小孩子也是如此,示範是他們第一位偉大的導師。

兒童是成人之父,童年預示著一生。

在兒童性格的形成過程中,不管多麼微小的影響都會貫穿一生。兒時的品格是成年時品格的核心;所有後來的教育都只是在兒時品格的基礎上疊加,但是晶核的形式卻沒有發生變化。

因此,這樣一句詩在相當程度上是正確的:「兒童是成人之父,」或者,正如米爾頓所說的,「童年預示著一生,正如早晨預示著一天。」那些持續時間最長、扎根最深的推動力,往往淵源於我們出生之時。正是在那時,美德或邪惡、樂觀或悲觀的基因首次移植於人的身體,並決定了人一生的品格。

兒童往往是站在一個嶄新世界的大門口,他對其中的一切都感到新鮮和好奇。起先,他四處觀望,不久,他便開始觀察、領悟、分析比較、模仿,把對事物的印象和思想牢記在心。如果能得到悉心的指導,他所取得的長進會讓人驚詫和喜悅。

布魯姆爵士研究發現,小孩在一歲半至二歲半這段時間,對物質世界、對自己的能力、對其他物體屬性,甚至對自己的心靈和對他人心靈的領悟,比日後一生中所獲得的領悟還要多。

在這一時期,一個小孩在生活中所積累起來的知識,和在心靈中所產生的思想如此重要,以致一個劍橋大學數學成績優等,或一個在牛津大學的一流學者的學問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假如一個人學到的東西可以擦掉的話,那麼小孩在此期間學到的東西,要用一生的時間來清除,而學者的學問不用一週的時間便可全部清除。

幼年時期對道德品格的影響極其巨大

兒童時期,心靈的大門毫無遮攔地敞開著,時時準備接納新鮮事物。這時,他不僅接受能力強,而且記憶力強。少年時期學的,好比刻在石上。據說,斯科特在學會讀書寫字之前,透過母親和祖母的朗誦,已對民族文學如癡如醉。

童年就像一面明鏡,在日後的生活中反射著最早進入他生活的東西。第一次在孩子生活中出現的事情,必將影響其一生。第一次喜悅,第一次悲傷,第一次成功,第一次失敗,第一次輝煌,第一次災難,構成了他這一生的生活背景。

與此同時,品格也經受著錘鍊,他在不斷進步,性情、意志和習慣都是日後幸福生活的依託。雖然人在日後的發展中,具有一定的自我調節、自我拯救的能力,對周圍的環境具有絕對的自主性,對周圍的生活具有一定的適應能力,但是,幼年時期所形成先入為主的偏見,對道德品格的影響是極其巨大的。

即使把一個心靈最為高尚的哲學家,放在一個日常生活極不方便、道德淪喪的惡劣環境之中,他也會變得麻木不仁,凶殘無恥。一個毫無免疫力、無依無靠的孩子置身這樣的環境,他會受到怎樣的影響就可想而知了。在野蠻、貧困和骯髒的環境中,想培養出一個心地善良、純潔和品德高尚的人,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家庭環境的教養不同,孩子的人生也不同。

因此,把孩子培養成男子和女子的家庭,可以根據它們對孩子的管理能力,區分為良好的家庭和糟糕的家庭。在那些充滿愛心和責任感的家庭──在那些小孩的智力和心靈得到正確引導的家庭──在那些日常生活中表現出誠實和美德的家庭──在那些對孩子的管教充滿仁慈和愛心的家庭,我們可以指望它們培養出一批健康、有所作為、樂觀向上的孩子。

因為在這樣的家庭中培養出來的孩子,獲得必備的力量,他們會踏著你的足跡,走上正直、自制和樂於助人的生活道路。

相反地,如果小孩子生活在一個愚昧、野蠻、自私的家庭環境中,也會潛移默化地受到感染,日後成為一個粗魯、毫無教養的人。如果置身於文明生活的多重誘惑中,他會對社會造成極大的危害。一位古希臘人說過這樣一句話:「如果讓奴隸去教育你的孩子,那麼,你得到的就不再是一個奴隸,而是兩個奴隸。」


  • 摘錄自 薩繆爾史密斯1871年所著的《品格的力量》/第二篇 女性的素養決定一個民族的素養

(註1) 華茲華斯:
威廉·華茲渥斯(William Wordsworth,1770年4月7日-1850年4月23日),英國浪漫主義詩人,與雪萊拜倫齊名,也是湖畔詩人的代表,曾當上桂冠詩人。其代表作有與山繆·泰勒·柯勒律治合著的《抒情歌謠集》、長詩《序曲》(Prelude)、《漫遊》(Excursion)。

(註2) 荷爾普斯:
亞瑟·海普斯爵士(Sir Arthur Helps,1813年7月10日-1875年3月7日)KCB DCL是英國作家兼樞密院院長。他是劍橋使徒,也是動物權利的早期倡導者。

(註3) 艾梅·馬丁:
(Aimé Martin,1782年4月17日-1844年)是法國作家。他出生於里昂,後來移居巴黎,成為伯納丁·德·聖·皮埃爾(Bernardin de St. Pierre)的學生和朋友。馬丁寫給索菲亞(Sophia)的關於自然史的信非常受歡迎。 

(註4) 喬治·赫伯特:
(George Herbert,1593年4月3日-1633年3月1日),英國詩人演講家牧師。他家境良好,接受了良好的教育,後來在劍橋大學國會都擁有很高地位。在劍橋三一學院時,他的語言和音樂成績就十分突出。他本來打算成為牧師,但他的學問引起了英王詹姆斯一世的注意,於是在國會待了兩年。詹姆斯王死後,在朋友的鼓勵下,他重新燃起對宗教的興趣。1630年,他拋開凡塵,成為了英國國教會的聖職人員,擔任聖安德魯·伯莫頓小教區的神父了此餘生。他對教區人民十分關心,經常在他們生病時為他們主持聖禮,為貧寒的家庭提供食物和衣服。在他的一生中,他堅持不懈的用一種精確的語言來創作宗教詩。英國國教會把2月27日作為他的紀念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