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黑天鵝效應》3

237

前一篇,第一種思維誤區:證實謬誤面對不能單靠一個角度,或只靠過去的經驗來判斷事情,那如何正確判斷問題的真相呢?作者塔雷伯給出幾點建議──

  • 第一,我們不能預料黑天鵝的出現,但是我們可以通過負面的例子,而不是正面的證據來接近真相。

這是什麼意思呢?就是說,你要相信黑天鵝可能出現。看見一隻黑天鵝,這是一個證據,可以確定並非所有天鵝都是白色的,那麼就不排除可能也有紅色的天鵝,或者綠色的天鵝。真相是:並非所有天鵝都是白色的,還可能有其他的顏色。


1. 無良媒體,考驗我們對信息的深察能力。

  • 第二,儘量避免被太多的信息,尤其是媒體的信息所誤導。這裡有一個 2003 年 12 月份報紙上的證據,作者記錄了下來:薩達姆·海珊(Ṣaddām Ḥusayn) 被捕了!這個和 911 也有關係,是黑天鵝事件的餘波。

美國彭博新聞社(Bloomberg News),在下午一點鐘打出了頭條,說美國國債會上漲,海珊被捕可能不會抑制恐怖主義,這是他們的預測。預測完之後,美國國債並沒有上漲反而下跌了,挺尷尬的。彭博新聞社就在半小時後,打出了新的頭條,美國國債價格下跌,海珊被捕刺激了風險資產的吸引力。

看到這裡,不禁令人覺得這簡直是個無良媒體,怎麼說在他們嘴裡都能掰出理由來,這就是信息的謬誤。海珊被捕的信息,沒有帶來他們所預測國債上漲的結果。

所以越多的信息越讓人覺得,自己是可以預測未來的。但事實並非如此,尤其我們的思維,如果不斷的接受媒體,或者生活中各方面所帶來的預測信息,那麼思維就會被某種世界觀所佔據了,我們會習慣只關注證明自己正確的事情。

最後作者就說,現在大家已經知道了,太多的信息會產生思維的錯誤;今天我們已經活在媒體的汪洋大海裡頭,是無法避免這些來源的,這就考驗我們對這些信息的深察能力,尤其面對重要的決策。

當我們做出重要決策的時候,儘量強調自己的體驗,而不是光靠這些信息就做出決定,畢竟目前網絡上有很多虛假的信息。作者這點提議還是不錯的,強調客觀事實,等這個信息篩選過後,才能判斷是否對這個信息產生信任,如能這樣做,即可刪除一大部分錯誤信息。


2. 只看成功,不管失敗?!

第二種思維誤區:沉默的證據。關於這個思維誤區,在第一篇有提過這段故事。古羅馬雄辯家西塞羅(Marcus Tullius Cicero)曾跟眾人講,有人向無神論者展示了一幅畫,畫上是一群正在祈禱的人,在後來的沉船事故中,都幸運地活了下來。這個人試圖向無神論者證明,祈禱能讓人們不被淹死。

結果無神論者反問:那些祈禱後仍被淹死的人,他們的畫像在哪裡?畢竟死者不能開口,他們無法告訴大家,祈禱沒讓他們倖免於難。

歷史上還有很多類似這樣沉默的證據,我們對其一無所知。因此,看問題的角度就比較片面,很容易讓人忽視一些黑天鵝事件。

其實,沉默的證據還能解釋成功學的荒謬。很多人喜歡研究成功人士,總結他們身上的優點,比如聰明勤奮、勇敢樂觀,認為這些特質是創業者成功的關鍵因素。

可實際上,如果有機會觀察創業失敗的人,你會發現他們也同樣聰明勤奮、勇敢樂觀。塔雷伯認為,那些失敗者之所以失敗,很大原因是他們運氣不好,但幾乎沒人關失敗者的想法,他們的經歷也就淪為沉默的證據,被大眾所忽視。

中國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,也是看到這些沉默證據的重要性,他就總結了許多創業失敗的經驗,寫成《大敗局》,帶給很多人啟發。黑天鵝事件的本質,其實是告訴我們:不知道的事情,往往比知道的事情還多;更加重要的是做人做事,千萬不要盲目自信


3. 慣性思維要發現黑天鵝事件,難喔!

第三種思維誤區:敘述謬誤。指的是人們在面對問題時,喜歡強加各種邏輯關係,把客觀事實和人為解釋混淆起來。

舉個例子:

現在你要記住六個名詞,分別是草莓、乳液、香蕉、菠菜、眼霜和白菜。你可能會採用分類法,去記住這六個名詞,草莓、香蕉算水果,菠菜、白菜算蔬菜,而乳液、眼霜則屬於護膚品。

這種歸類方式,事情變得很有規律,更容易記住,但是不利於我們注意到黑天鵝事件。因為我們大腦有了慣性思維,會自動剔除那些出格的事情,這樣留在大腦中的,就都是一些很有條理的信息。

然而這會讓我們誤認為,世界上隨機事件並沒有多少,但是,這個世界和我們想像的並不一樣。黑天鵝事件,恰恰就是由各種不確定性因素造成的,它總是不按常理出牌。此外,我們的大腦還很喜歡生動具體的故事,這就很容易誤導我們。

比如當人們得知,一個五歲的非洲小女孩瑪利亞,因為貧窮常常沒飯吃,眼看就要餓死了,人們的情緒就會非常低落,甚至比得知某國因為自然災害,死了十幾萬人還要難過。這是因為某國死了十幾萬人,是一個抽象概念,或只是一個新聞數據,而瑪利亞卻是一個具體的對象,更能激發大家的同情心。

但如果能冷靜思考一下就會發現,十幾萬人死亡,遠比一個小女孩可能餓死,更為嚴重。可是由於大腦的偏好,我們總是習慣性的,用直覺去思考問題,這也會讓我們在無形中忽視了黑天鵝事件。


4. 手機棒球玩得好,現實上場 OK 嗎?

第四種思維誤區:遊戲謬誤。塔雷伯覺得,人們習慣用類似遊戲那種簡單規則,去處理現實世界裡複雜的問題。可是現實世界既不是遊戲,也不是考場,而是有著太多不確定性因素,不僅沒有解決問題的標準答案,也沒有一套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操作模板。

如果沉溺於遊戲或考試的規則,以此去處理現實問題,我們的思維就會趨向於簡單化。這也可以用來解釋,為什麼一些在校表現優秀的學生,進入社會後,表現反而變得很平庸,因為他們把學校教的那套,照搬到生活和工作中,卻忽略現實中的很多不確定性因素。

比如你學了金融理財知識,知道了理財的基本規則,但是你實際操作起來就會發現,市場變化莫測,各種自然的和人為的因素,都有可能左右金融市場,從而造成股價的跌宕起伏,這些書本上或是市場上固定的規則,並不能幫助你。

再比如,你在手機上玩棒球遊戲玩得特別好,但真的讓你上場打,你就未必能打得好,道理也是一樣的。處在極端斯坦世界裡的黑天鵝事件,也是如此,不確定性太多,固定的思維模式沒法讓人發現黑天鵝。

黑天鵝事件總是被大家忽視,主要是因為人們的慣性思維存在偏差,容易受到證實謬誤、沉默的證據、敘述謬誤和遊戲謬誤的影響,這會讓我們高估自己的認知水平,低估了這個世界的不確定性因素。

 

第三個方面:面對黑天鵝事件時,究竟應該怎樣做?

首先,對黑天鵝事件保持未知的態度,不要試圖預測黑天鵝事件,因為本來就是一件無法預測的事情。也許,很多人覺得自己是普通人,沒有前瞻性,預測不準未來,請教權威專家就好了。那可就錯了!

研究表明,專家的預測能力和普通人差不多,他們預測的準確率也很低。專家的問題在於,他們對自己的水平過度自信,根本不願承認自己有很多不知道的東西。

比如美國著名貨幣理論專家埃里克·泰摩尼(Eric Tymoigne)曾說過:「比特幣的價值為零。」可是比特幣從2009年誕生至今,價值早就從一枚幾分錢變成了一枚幾萬元。對於黑天鵝事件,作者認為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,就是黑天鵝事件一定會發生,至於發生的時間地點、造成的影響就不得而知了。

埃里克·泰摩尼(Eric Tymoigne)


5. 學會提早做準備,蜜雪兒最佳示範!

其次,想辦法與不確定性共處,並享受它。為此,塔雷伯給出的第一條建議是:把時間精力花在做準備上,而不是花在做預測上。

舉個例子,美國前第一夫人蜜雪兒·拉范恩·羅賓森·歐巴馬(Michelle LaVaughn Robinson Obama),從黑人家庭成為美國第一夫人,就是一起黑天鵝事件。

蜜雪兒·拉范恩·羅賓森·歐巴馬(Michelle LaVaughn Robinson Obama)

這其中的原因,歸功於蜜雪兒父母對她的培養,從生存技能到世界觀、人生觀和價值觀的培養,她的父母可謂不遺餘力。

出生在黑人家庭,大多數黑人日常都是說不正統的俚語,而蜜雪兒的父母則一直要求孩子說標準英語,專門買了英文辭典反覆糾正孩子的語法問題,他們希望蜜雪兒能提早做好準備,將來能在各種工作、社交場合流暢的表達自己的想法,彰顯個人魅力。

我們在生活中也要像蜜雪兒那樣,學會提早做準備,多方面培養自己的素養,這樣機會到來時我們才能牢牢抓住。

黑天鵝帶來的不確定性會讓我們焦慮,充滿壓力。要想提高抗壓能力,得向自然學習、學會儲備,學做兩手準備就是大自然的智慧,這也是塔雷伯給我們的第二條建議。

大家都知道,人的器官很多都是成雙成對的。

比如兩隻眼睛、兩個耳朵,這樣萬一出了意外,還能有所保障,而有的器官還兼具其他器官的功能,像鼻塞了還能用嘴巴呼吸。甚至有些器官,乾脆大部分時候都在休息,就像每個人都有兩個腎臟,可平時真正在工作的部分,只佔腎臟的十分之一,其餘的十分之九,基本都在養精蓄鋭

生活中,我們也要未雨綢繆,有備無患。比如很多人失業,每天叫苦連天,還不起信用卡和沒錢付房租,甚至連吃飯都成了問題。而那些卡裡面有存款的人,就表現得很鎮定,因為就算生活暫時失去經濟來源,也不受影響。

所以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,學會儲備就意味著,賬戶隨時都要有充足的資金,千萬別做生活中的月光族。養成良好的儲蓄習慣,才能在關鍵時刻順利度過難關。

學會儲備看似不夠精準,在沒發生事情之前,可能也不知道儲備什麼,這就需要個人多積累生活經驗了。思考一下,什麼是生活下去的必需品,什麼是生存的必要能力。當平時注重這些方面的儲備,一旦遇到突發狀況,我們扺抗風險的能力就會很強,做到手中有糧,心中不慌。

 

(……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