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疫後大未來》下

147

上一篇,作者蓋洛威教授提出了兩個論點:

  • 第一、這場疫情,所能夠帶來的最深遠的衝擊,就是它將扮演一個加速器的角色。
  • 第二、每個危機的背後,必然存在著機會,而且危機越大,造成的破壞性越大,機會就更大。

汰弱留強的加速器已分享過,接著,我們繼續探究第二個論點──

 

二.科技巨頭與破壞性創新者

新冠病毒對全球造成嚴重的破壞,世界各地都先後實施封鎖,並限制出行等防堵病毒的措施,全球皆面對了失業率暴升及大小企業的倒閉潮。

美國在疫情爆發後,從 2020 年 3 月到 4 月下旬的八個星期內,單是電子商務行業,就獲得了相當十年的成長,無論是在社會、企業,或是經濟層面的任何一個趨勢發展,都快了至少十年。


公司穩不穩,疫情一來見真章。

而且這種快轉趨勢,同樣應用在正面及負面的發展上;如果某公司營運狀況本來就不好,那麼疫情的出現,將會徹底擊垮該公司:各種資金週轉不靈,或是供應鏈中斷的問題,源源不斷。對於自身條件本來就比較優越的公司,便能夠順利跨過這次難關,繼續將企業發展下去。而在疫情當下,最大的獲益者無疑就是大型科技公司。

美國主要股市的指數雖然整體上升了,但傳統的超強企業都受到嚴重打擊。例如埃克森美孚可口可樂摩根大通波音迪士尼及 3M 公司等,半年間股價都下跌 30%,市值損失近五千億美元;但美國的九家主要大型科技公司市值,在疫情初期的短短五個月間增加了一點九兆美元。

例如特斯拉Netflix 等,科技四巨頭,包括亞馬遜蘋果臉書Google 加上微軟這五間公司,八個月內成長了 47%,這種獲利速度前所未有。

看一下這張圖就明白:

如今我們已處於大型科技公司主宰的世界,有人說這些巨型科技公司有很大的泡沫,終會調整並被打回原狀。但作者蓋洛威教授卻不認同,他認為這些科技巨企在後疫時期,將獲得更強的壟斷力量。


擁有可變的成本結構,將是未來經營趨勢。

不知您是否發現,網絡時代開啟後,許多企業紛紛轉向輕資產的經營模式,擺脫了沉重的固定資產,更注重技術及服務。

在書中,作者將這稱之為「擁有可變的成本結構」(Variable Cost Structure),而這種運作模式的企業,也將在疫情後的將來,形成趨勢。

比方說,Uber 即是很好的例子,它只負責提供平台與服務,由於它並不擁有車子,所以不需要大筆資金來進行車輛的保養;當危機來了,就算 Uber 的營業額趨近於零,但因本身營運成本不高,即使虧損,也不會對公司造成致命打擊。反之,赫茲租車公司擁有自己的車輛,結果它破產了。

而同樣情況,來看看航空公司。疫情到來,導致公司旗下所有的飛機,只能停在機場內累積灰塵,即便如此,整理及保養成本依然是重大開銷。馬來西亞亞洲航空是一家連續十一年獲得世界最佳廉航獎的公司,疫情肆虐,飛機無法出航情況下,開始出現超級驚人的虧損,當地投資人開始質疑這家公司,是否有能力度過這段艱難的時刻。

這些不同營運模式的對比,也能夠套用在 Airbnb(註4)與傳統酒店行業,為什麼 Airbnb 這家獨角獸公司受到那麼多人青睞,此其因也!因為它利用了與 Uber 相同的營運模式。


下一個被科技取代的傳統行業會是誰?

我們再將目光轉向美國科技巨頭。蘋果公司花了四十二年的時間,達到一兆美元的市值,然而卻只花了二十個星期,就從一兆美元,晉升至兩兆美元的大關。

除了蘋果專注於自己生產硬件,其他巨頭的主要業務,都專注在網絡、服務及科技上,而近年來蘋果也不斷地發展訂閱制內容的服務,努力擺脫對線下業務的依賴,就連微軟的主要業務也不再是電腦系統,而是雲端服務。

傳統超市為了開拓一個小區市場,需要砸重金搞定地皮、商店本體、裝潢、貨物、物流以及員工等一大堆事物。但對電商而言,只需增加一個服務器,就這麼簡單!因此,我們可以了解這已是一種必然趨勢,未來以此模式營運的公司有增無減,將慢慢取代傳統行業。

目前我已看到亞馬遜逐漸取代實體商店,Netflix 與 Youtube 也逐步取代了電影院以及傳統電視媒體。2020 年 6 月的微軟,就全面擺脫了實體店的零售業務,朝積極進取的方向思考傳統的零售業,想盡辦法創新,並吸引更年輕及經常上線的消費族群。那麼,你認為下一個被科技取代的傳統行業會是誰呢?


Google、臉書的廣告是以拍賣模式運作

接下來,我們討論廣告狂人兩兄弟:Google 和臉書。在經濟不景氣時代,正常而言,廣告業應大受打擊,但 Google 和臉書似乎毫髮未損。

人們因疫情時期被迫居家,在刷新手機時多半會用到臉書,這就幫了臉書和 Google 的八百萬個廣告廠商,增加更多的存貨,因為大家很容易就在上頭消費了,所以大型企業就算削減傳統廣告支出,都不太削減臉書和 Google 的廣告。

而我們已離開品牌時代進入了產品時代,過去出差的企業高管需住酒店時,可能會找麗思酒店(Ritz)這些熟悉品牌,因為有服務素質的保證,但現今他們會覺得傳統品牌酒店太昂貴,就用搜尋工具來選擇,由民眾推薦便宜一半的精品酒店,以節省出差成本。我們選擇酒店自助餐時,也不因為品牌而盲目光顧,而是看網上推薦,以獲得最新資訊。

品牌的重要性大不如前!我們常在網上尋找消費者建議,有些大品牌曾做出微弱的抗議,反對這些科技巨擘操控風向和左右政治議題,播放ISIS(註5)招募新血或戀童癖片段等,嘗試抵制它們沒有被下架,但發現力量極有限。

因為這兩間公司的廣告,是以拍賣模式運作的,如果這些大企業停止競標廣告時,就會令弱勢競爭對手,用較低成本佔據了它們原本的廣告版面,最後搶走了廣告資源;所以在宣傳上它們也沒什麼選擇權。如果不用Google臉書,其他方式效果更差。

四巨頭本來就佔據了絕對的領導優勢,疫情只是讓它們的發展向前加速了十年。書中亦有章節介紹其他「破壞性創新者」。

例如Airbnb,在疫情之中,其他酒店集團都受到很大打擊,但它因為沒有實體店,受到影響較小;Uber怎樣利用自己的品牌,擴展到原本不是其生意領域的Uber Eat;中國科技公司TikTok如何異軍突起爭奪市場;其他公司如WeWork推特SpotifyNetflix等在書中都有討論到,大家如果有興趣,可以買書閱讀。


5G時代跟得上腳步,才不被科技潮流淘汰。

高通的網站,刊登了一份深入探討5G技術,在後疫時代如何發展的報告。不可否認的,我們也在疫情前看出了5G技術發展之端倪,但總覺得霧裡看花,不知其關鍵;如今疫情來臨,徹底體現了網際網路的重要性,人們透過居家辦公、雲端服務等技術,真正擺脫距離帶來的約束,我們才對後5G時代的生活,有了進一步了解。

其實,5G的發展能夠帶給我們的遠遠不只如此,在這份報告中,5G將能夠在2035年為全球帶來三點八兆的總產值,並創造兩千兩百八十萬個工作機會,甚至為各國帶來巨大的GDP成長。未來我們也許能夠實現全自動駕駛,與家人朋友們進行虛擬聚會,通過雲端娛樂服務暢玩遊戲;而醫生們通過高精密儀器,進行遠距離手術,和我們也日益接近了。

而凡事都有正反兩面,雖說報告提到5G能夠為世界帶來兩千多萬個就業機會,相對也會淘汰一大部分被機器取代的勞工,開啟另一波失業潮,這也是無法避免的。現今的科技使人工智能與自動化更加蓬勃發展,屆時沒有技術層面的工作,完全被機器人所取代。故人類要持續跟上時代,確保不被科技潮流淘汰。

三.高等教育將面目全非

接著,我們來探討一下高等教育。疫情其間,學生都斷斷續續的上課和休學,大家都以為疫情後會像以前一樣回到學校去;但實情是:一場高等教育的顛覆性、破壞性創新正在蓄勢待發,而且未來可能會有很多傳統大學和教育業者慘遭市場淘汰。

高等教育的學費在過去四十年增加了十四倍,以作者為例:他於1980年代在UCLA(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)和UC Berkeley(柏克萊加州大學)讀了七年大學,學費總共是一萬美元,但今天一萬美元只夠上兩堂課。而醫療支出於同期比較起來,只是貴了六倍,雖然很多醫療技術在過去四十年,也算有相當的創新和提昇,但高等教育呢?


遠距學習無校園體驗,大學還有存在必要嗎?

今天和四十年前都沒有什麼分別,都是學生坐在演講廳,聆聽教授講課,除了增加Powerpoint取代以前的投影機,真的沒什麼不同。

為何高等教育的學費那麼高昂,素質卻未提昇?因為高等教育是稀有產品。以香港為例:大學學位是有競爭的,父母都不在意學費多少,一般均願意提供孩子去讀。高等教育業者面對這樣低的競爭,自然沒有什麼創新的動力,在疫情後將會面對非常大的危機。

由於學生疫情其間都不回學校上課,名牌或有資源的大學都不得不擴展線上內容,這本來是為了滿足應屆學生的需要,但招收名額也受惠於科技而大幅提高。以耶魯大學一門受歡迎的課為例,課程名稱是「心理學與美好生活」,它原本就炙手可熱,當推出線上版時,修課人數竟超過了一百萬,您們嗅到那個危機了嗎?

Josefa nDiaz 在 Unsplash 上的照片

如果這些傳統的名牌大學,當它們推出更多的線上課程,也願意開放更多學位時,會使更多學生情願上這些課程,而放棄比較普通學校的學位,那些沒什麼特別實力、馬馬虎虎的教職員,在學校還有什麼存在價值?

另外,高等教育有商品化的趨勢,那些模仿菁英名校校園體驗,或者參照它們課程風格的學校,卻沒有提供同等分量的畢業證書時,在後疫時代大家都將轉為遠距學習,也沒有所謂的校園生活體驗,這些大學還有存在的必要嗎?

另外一個更具破壞性的情況是:如果亞馬遜可以將一間賣書的網上平台,變成全面的網上零售商店,再伸手到雲端服務供應和運輸發送服務時,有一天它是否會涉足高等教育呢?

不久的將來,我們會看到這些大型科技公司與世界級大學成為合作夥伴。

如果麻省理工學院和Google合作,或華盛頓大學和微軟合作,北大阿里巴巴騰訊合作的話,讓數十萬個學生上課價格是傳統的50%,未來的高等教育會變成怎樣?有多少學校會被「殺校」?還沒有應用到高科技的老派教職員和學校,是時候考慮一下前景了!

 

結語:疫後的省思與再出發

人類歷史上,每個有巨大破壞性的事件,皆會引起大規模變化。經過黑死病瘟疫事件,人們重新認識衛生的重要性;經歷08年金融危機,各國金融體系,變得更加牢固。

這次全球疫情亦然,我們可說「破壞」這事,催生了變化,也加速了變化,比如:資本主義制度提供經濟生產力,其成效是無可匹敵的,在近代也被認為是最有效的制度,但資本主義制度也非能自我調節,它本身並不存在道德指引,更不會讓人變得良善。

無節制的資本主義引發的問題到處可見,昔日我們尚可用溫水煮蛙心態,對它視而不見,也不致嚴重影響中產階級即將消失,貧富懸殊及持續性的不平等,與過去相較,惡化的速度加劇。怎樣避免我們的政客議員被大財團收買,建立正當的政商關係?如何通過立法和有效施政,阻斷超級企業全面主宰我們的生活?值得從政者深思。

今日我們一般百姓也應全面檢視,詆毀政府、全面否定政府對社會貢獻的這種流行思維,是否到最後,需要大家共同創造一個具公信力而強有力的政府?

疫情的出現,確實對世界造成了毀滅性的破壞,同時卻也大大導引了各個層面的發展。

它將人類文明發展,推波助瀾至另一高峰;但儘管疫情肆虐,總有結束的一天。正如《聖經》所說:「上帝關閉了一扇門,但同時也為你打開了一扇窗。」彼時全世界達到群體免疫,病毒也不再構成威脅,人們會回到疫情前的「舊常態」生活嗎?

作者認為不會,因為時代巨輪不停轉動,人類生活當不斷進步,在沒有網絡以及沒有智能設備的許多年前,人們也過得好好的;但是多年後我們的生活,早已緊密地與科技融合,這時若要我們重回幾十年前的生活,顯然不可能,疫情已經翻轉了人們的生活。

這種變化,只會往前,不會往後!吾人不妨想想,對我們來說,這次全球疫情,到底是禍還是福呢?

本篇分享到這裡,希望您喜歡。


  • (註4) Airbnb
    是一家美國公司,經營在線住宿市場,主要是度假租賃和旅遊活動的寄宿家庭。該平台位於加利福尼亞的舊金山,可通過網站和移動應用程序訪問。Airbnb不擁有任何列出的財產;相反,它通過從每次預訂中收取佣金來獲利。
  • (註5) ISIS
    伊斯蘭國,是一個位於中東的薩拉菲聖戰主義組織,及其建立的未被世界廣泛認可的政治實體。